在塔利班全面攻佔阿富汗之后,首都喀布尔的男同志纷纷表示,他们害怕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,因此都躲在家中,并希望他们这些阿富汗的 LGBT+ 族群在被伊斯兰主义者迫害之前,西方世界能够将他们救出去。

尽管塔利班声称阿富汗人民不必害怕,但根据他们过去掌权期间曾将男同志以石刑处死的事件来看,阿富汗的 LGBT+ 族群会怕得不敢出门是很合理的。

(图/Middle East Monitor)

「我觉得非常难受,一直哭,然后脑袋不停想着:『再来会发生什么事?』」一位住在喀布尔的 21 岁的学生在电话中向《路透社》如此表示。为保护他的人身安全,报导中并未提及学生的名字。在美国开始从阿富汗撤军之后,塔利班迅速攻陷各大城市,并在 8/15 进入首都喀布尔,完成对整个国家的军事佔领。不过,即使是在塔利班掌权之前,阿富汗的男同志表现得太过高调也是很危险的事情。不管这 20 年里面有哪些改变,对 LGBT+ 而言都没有太大作用。

而塔利班的再次得势,更让情况雪上加霜。人们唯恐回到那段残酷的过去,那段实行极端伊斯兰律法、缺乏国际关注的过去。

(图/BBC News)

「他们现在跟全世界说,『我们不会伤害任何人、我们不会杀任何人』,那都是在说谎。」该学生表示:「他们会再次做出那些早在 2001 年以前就做过的事。」逃难的群众涌入喀布尔的机场,不顾一切想要登上西方国家的撤离班机,包含认为被塔利班统治会让自己有生命危险的 LGBT+ 人民。

LGBT+ 倡议团体 ILGA-World 表示,根据 2017 年的阿富汗刑法,无论是男男或女女的性行为都是非法的,而且宪法允许伊斯兰律法将这类罪犯处以死刑,不过从 2001 年起就没有实际执行过。

(图/Businesssider.com)

在塔利班前一次掌权的 1996 到 2001 年期间,有报告指出,一些被控同性性交罪的男子被处以死刑,坦克车将墙壁推倒、压在这些人身上。根据德国报纸《Bild》在上个月发行的访谈内容,一位塔利班的法官表示,同性性行为将面临死刑,并以石刑或倒墙活埋的方式执行。

而塔利班的发言人并未回应《路透社》的访谈要求。

另一位同样匿名的英语教师表示,即使在阿富汗首都陷落之前的生活,他也只能每天在公园和男友见面 30 分钟,因为他们的关系被一位亲戚发现。首都陷落之后,除了当天的一通电话,他一直都没有跟交往两年的伴侣说上话,然后屋子里又挤满了从四面八方逃难而来的亲戚。

这位教师在电话上说:「现在的情况比以前还要可怕。」他是如此描述恐惧当中的生活:想像有一天自己被人从家中带走,到喀布尔城外的荒地,在一个临时法庭上被审判然后处死。这是他从别人那里听来,塔利班从前做过的事。

(图/Google)

他说:「他们一定会杀戮。他们不可能饶过像我这样的人,因为 LGBT 就是不合伊斯兰律法、不是一个人类该有的行为,他们的信仰就是这样。」《路透社》採访的这两名男子都表示,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和伴侣一起逃亡到国外。

该英语教师说,如果能和伴侣一起在同一间屋子里安全地生活,「那将会像是在天堂一样」。他还说:「我的国家从来没有给我机会展现自己、证明自己。如果我能够在安全的地方生活,我会努力钻研教学,成为最棒的老师。」

Source: Reuters

发表评论

后才能评论